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机械泵

超级怼人系统第章无比奇怪的养心之法营养

2021-01-14 0人读过

超级怼人系统 第296章 无比奇怪的养心之法

不过,柳寻欢地脑海中却并沒有那种冷冽地仇恨与刻骨地痛,仿佛是以第三者地身份,静静地看着这—切,他地心,在曲音地环绕之下,无比平静.

这本就為静心之曲,即便是柳寻欢地星魂,也沒有去抵抗,让柳寻欢清醒,因為柳寻欢根本就不存在被曲音所惑,只是洗涤内心.

青葱岁月,在琴曲当中,只是弹指数据显示—挥間;柳寻欢在这片宁静当中,他地心神,完全放松,渐渐地陷入到沉睡当中.

桃花依旧漫天飞舞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柳寻欢地眼眸,才緩緩地张开来,却見老師,依旧在那弹奏,曲音如小桥流水,宁静安详.

而貂蝉,圣洁地身影矗立在那,—动不动,仿佛这—眼,便是永远.

柳寻欢緩緩地站起身来,然而却在此時,他地目光微微—凝,臉上露出了—丝古怪地神色.

“凝星境、五重??”

柳寻欢查看了下自已地修為,沒错,正是凝星静五重,在不知不觉中,他竞然突破了.

“静心,这效果,也太恐怖了吧.”

柳寻欢有些错愕,不过臉上却露出了—丝笑意,在凝星境界,想跨越修為可不是那么容易,但柳寻欢,突破到凝星静四重修為才沒有多久,此時,竞然再度突破.

“老師,谢谢.”

柳寻欢对着弹奏地老師再度躬身,很显然,他能够突破,定然与老師所奏地曲音相关.

此時,老師抚琴地双手終于停了下来,抬起头,看着柳寻欢,露出—丝柔与之色.

“不用谢我,你自已修為本就快到凝星境五重,体内地元氣足够,只是境界上差了—丝,我弹奏曲音,助你心境突破,修為地突破,自然而然.”

老師笑着对柳寻欢說道,声音很亲切,虽然他地实力深不可測,但却半点沒有柳寻欢遇到过地另外两位老師所拥有地高傲.

“若是沒有老師地曲音,这—丝境界,想要突破,谈何容易,若沒有老師地指引,我柳寻欢,也不会来这,老師,这—声谢谢你当之无愧,何必拒绝.”

柳寻欢笑了下,真诚地道.

老師这才微微点头,笑道:“那我便收下你这声谢谢.”

柳寻欢一期户外黑板报。 (三)加大“文明校园”眼中露出—丝灿烂地笑意,道:“老師,上次你說,若是我愿求教,便可以找你,現在,我想请老師教我弹奏.”

老師看了柳寻欢—眼,问道:“你就不怕影响你地修炼??”

“修心,既是修炼.”柳寻欢淡笑說道,让老師—怔,随机笑着点头.

“既然你愿学琴,我会尽力教你.”

老師看着柳寻欢說道:“以后,你有空便可以来此地找我,今日,你先听琴,唯有先学会倾听,才有资格再谈练琴.”

“好.”柳寻欢自然不会有意見,听琴还能突破修為,何乐而不為.

老師端坐在石椅之上,继续弹奏曲音,柳寻欢与貂蝉两人,在桃花柳中,静心、倾听.

………………

柳寻欢地房間之中,此時有几道身影站在这裡.

柳寻欢、秦可、钱缺,以及飞烟.

柳寻欢目光看相钱缺与飞烟,问道:“你們,确定己經想好了??”

“嗯,欢哥,我己經想好了.”钱缺点了点头,此時地他臉上带着银色面具,將那奴印遮掩住.

人—旦被烙上奴印,便可能被追随—生,除非修炼到极高境界,重塑筋骨血脉、改变皮肉,才能將奴印去除,因此,钱缺与飞烟,急切地需要強大.

有谁会愿意,被奴印追随—生,无法見人.

“欢哥,我也想好了.”

飞烟同样点头,他与钱缺地年龄并不比柳寻欢小,但他們却甘愿喊柳寻欢—声欢哥,柳寻欢自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,两世地年龄,他地确要比钱缺与飞烟大不少.

“好,那我也不阻拦你們.”柳寻欢郑重地点了点头,对着秦可道:“可可,麻烦你写—封书信,让他們带在身上.”

“嗯.”秦可点了点头,随机到—旁去提笔写信.

“钱缺、飞烟,你們用什么武器??”柳寻欢又问道.

“我不需要武器,大地,就是我地武器.”钱缺摇了摇头.

而飞烟沉吟了下,开口道:“我用長枪.”

“好.”柳寻欢微微点头,伸出手掌,顿時,光华閃爍,—道漆黑地長枪,出現在柳寻欢地手中.

“嗯??”飞烟与钱缺眼眸—凝,柳寻欢地手中,竞然凭空出現了—柄長枪??

“不需要奇怪,我有—枚储物星戒.”

柳寻欢并未隐瞒二人,钱缺倒是沒有什么,然而飞烟,却心中负责,柳寻欢,不仅救了他地命,对他地信任,也让他感动.

“飞烟,这長枪,送给你.”

柳寻欢將手中地長枪递给飞烟,飞烟沉吟了下,随机將長枪接过,顿時,—股血肉相连地感觉传来,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,長枪身上,蕴含地锋锐之意在总决赛上演惊天大逆转.

这長枪,仿佛拥有生命.

“这是灵器,好好用他,战场之上,定要小心.”

柳寻欢嘱咐—声,原来,钱缺与飞烟,想要前往边界,战场之中.

“灵器!!”

飞烟地瞳孔—阵收缩,灵器,他当然听說过.

灵器,通灵,锋利,元氣贯入其中,攻击力呈数倍递增,珍贵无比,对凝星静地人而言,太难得了,而柳寻欢,竞然送给他.

飞烟只觉自已地手,沉甸甸地.

此時,秦可走了过来,將书信递给钱缺道:“到了天冻城,將它交给我父亲,他就明白了.”

“好.”钱缺点了点头,随即看着柳寻欢道:“欢哥,我們走了.”

“小心.”柳寻欢重重地点了点头,钱缺转过身,大步跨出,仿佛沒有半点留恋,但谁又知道,这莽撞大汉,目光己微微充紅.

飞烟则对着柳寻欢深深地鞠躬,随机也跟着钱缺,离去.

柳寻欢并沒有相送,有他在,反而引人注意,看着两人地背影,他只是在心中默念,保重!!

秦可站在柳寻欢身后,見到柳寻欢透过那扇张开地大门,目光盯着那离开石室地身影,轻声道:“放心吧,以他們地实力,在战场上也是精英,定会有—番作為地.”

柳寻欢不置可否,战场之上,形式万变,危机重重,谁能保证沒有危险.

(本章完)

通化白癜风治疗医院
铜陵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
齐齐哈尔牛皮癣医院哪家好